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自然兰 > 自然兰

浏览历史

© 2005-2018 许久许久远远的低矮的草丛里,一只野兔竖起长长的耳朵,直起身子探了探就像离弦的箭射向了远方,踪影消失在空寂中;很长时间也没有人来了唯有他们俩个俩个人很渺小,渺小到只能用点点作称谓这难道就是他和她么.这时他似觉有一种巨大的压抑,压抑的让自己感觉到憋闷同时又似觉有一种恐惧。这恐惧来自遥远的地方,以一种洪荒的力量他觉得害怕觉得受到某种胁迫,于是他想逃离,想用极快的方式逃去可当他迈开脚步,却又感到了无奈与无助,一如儿时路过乱坟岗时怎么也摆脱不掉心灵上那个鬼魂的跟随与追赶,他一刻不敢停下来,他边跑边喊以给自己壮胆。可这喊声却被那巨大的空寂呑噬掉了。啊这就是残秋季节的荒野和残秋季节的田园么。她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微笑。啊对了是他邀她一同来到了这里。她的体态依然是那么匀称,她的皮肤一点不像四十多岁女人的皮肤,她的皮肤依然是那么紧致那么水润那么凝滑与丰腴使他看她时觉得如痴如醉。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